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以下簡稱“本次疫情”)的突發,多個省市已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多地企業、學校延遲復工、開學,本次疫情對個人的生活、企業的工作均產生了重大影響。當然,商事交易、金融市場、金融產品的運行亦無法幸免。本文將立足于分析本次疫情作為突發性事件的性質、總結對存續期間ABS、融資租賃及信托項目的影響,并向管理人、融資租賃公司及信托公司提出法律建議。

一、本次疫情作為突發性事件的法律性質認定

1、不可抗力和情勢變更的定義

不可抗力:根據《民法總則》第180條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義務的,不承擔民事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奔啊吨腥A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117條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當事人遲延履行后發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責任。本法所稱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

情勢變更: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六條規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觀情況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的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請求人民法院變更或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公平原則,并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者解除!

結合上述定義,兩者在構成要件、法律后果上具有明顯區別:

(1)構成要件層面,不可抗力需要同時具備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不能克服的含義,且不可抗力往往對象不特定,具有一定的社會性,情勢變更需滿足“無法預見”的重大變化,對不能避免和不能克服不作特別要求;同時,不可抗力系因發生符合條件的客觀情況且已不能履行合同,“不能履行合同”不僅包括整個合同履行不能,也包括合同的部分內容履行不能,還包括合同在一段時期履行不能,這幾種情況均不影響不可抗力的成立,而情勢變更系客觀情況發生了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是屬于可以繼續履行的。

(2)法律后果層面,不可抗力是從違約角度出發,為法定免責事由,違約方可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主張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情勢變更是從合同效力的角度出發,是法定合同變更、解除事由,一方當事人可基于情勢變更向人民法院請求變更或解除合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