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期間,如果融資租賃合同的承租人出現了逾期支付租金的違約行為,出租人是否可以行使加速到期或解除合同的權利呢?本文將對這一問題進行分析與解答。

1、融資租賃企業是否可以主張加速到期或解除合同

根據《合同法》第248條,如果承租人在融資租賃合同約定的租期內未按約支付租金,且經出租人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不支付的,出租人有權解除合同或加速到期。此外,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12條中,司法解釋對出租人解除合同的要求進行了進一步明確,如果融資租賃合同明確約定了欠付租金解除合同的情形的話,則符合合同約定即可解除。如果融資租賃合同沒有明確約定,則承租人欠付租金達到兩期以上,或者數額達到全部租金百分之十五以上,出租人可以解除合同。同時,根據該司法解釋的要求,無論融資租賃合同是否對欠付租金解約情形進行了具體的約定,出租人因承租人欠付租金而主張解除合同的,都需要經過催告程序。

在實踐中,融資租賃合同一般對承租人欠付租金解約、加速到期均進行了詳細的約定,即使在承租人短期逾期的情形下,出租人也往往根據合同約定享有加速到期或解除合同的權利。

但另一方面,司法實踐中出于平衡各方利益的考量,也會對出租人的權利加以適當限制。例如,在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于2019年12月13日審議通過的《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審判委員會紀要(一)》中,天津市高院明確,如融資租租賃合同未明確約定加速到期的條件,且當事人無法達成一致意見的,僅在承租人欠付租金達到兩期以上或者數額達到全部租金百分之十五以上時,出租人有權加速到期。同時明確,如合同約定承租人逾期支付一期租金或者承租人存在逾期支付保證金、租前息等非租金給付義務違約行為時,出租人有權宣布租金提前到期的,且出租人據此主張加速到期的,法院不予支持。

此外,針對疫情這一特殊情況,各地法院對疫情期間的民事糾紛案件審理思路也較為謹慎。2020年2月8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出臺《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依法防控疫情提供司法保障的指導意見》,對上海地區在疫情期間的司法工作提出十條意見26項具體舉措。在該《指導意見》中,上海高院提出:“對因疫情影響,當事人不能履約或履約對當事人權益造成重大影響的,應依照公平、誠實信用等原則,綜合考量當事人之間的約定、疫情的發展階段、疫情與履約不能或履約困難之間的因果關系以及疫情影響的程度等因素,根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