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民事法律行為的成立和生效

去年12月份武漢爆發了新冠肺炎疫情,由于正好趕上春運,疫情迅速蔓延至全國。為了避免疫情的再度擴大,國務院及各地政府紛紛出臺了春節假期延長以及企業延期復工的政策。雖然復工在即,但是由于疫情還在發展,還是應該盡量避免人與人之間的密切接觸,這就不可避免地會對我們融資租賃業務的開展產生影響。最直接的影響就是無法開展現場盡調,無法當面簽署合同,F場盡調是租賃公司開展融資租賃業務的必經環節,因此對于無法開展現場盡調的那些項目,從合規性以及風險控制的角度出發,建議暫緩進行。當然有的租賃公司開展的一些C端的業務,比如有的租賃公司與大搜車、瓜子二手車等開展的線上下單、線上簽約的車輛租賃業務可能不需要現場盡調,這些業務仍然可以繼續進行,但是大多數的融資租賃業務可能是需要暫緩的。如果在疫情發生之前,項目經理已經完成了項目的現場盡調,租賃公司可以按照公司的內部規定繼續項目的審批以及簽約。

但是出于人身健康和安全考慮,建議盡量不要面簽。如果無法面簽,租賃公司要如何保證合同的成立和生效,這就是我們接下來要探討的問題。

第一個,我們來看民事法律行為的成立與生效,合同作為民事法律行為的一種,符合民事法律行為對于成立與生效的區分,民事法律行為的成立與生效具有非常大的實踐意義。

 首先從法律性質上來看,法律行為的成立只涉及當事人個人的意思問題,成立與否完全看當事人是否完成了相應的意思表示,與國家意志無關。而法律行為的成立與否,則取決于當事人的意思是否符合法定的標準。法律行為的生效制度集中體現了國家以管理者和統治者的身份,對當事人已成立的法律行為,包括合同,所進行的法律評價。簡單來說,民事法律行為的成立是一種事實判斷,而民事法律行為的生效則是一種法律評價。

第二個實踐意義是從邏輯體系上來看,只有區分法律行為的成立與生效,才能進一步去區分法律行為的不成立、可撤銷以及無效。如果法律行為根本就沒有成立,那么也就不存在效力的判斷問題。如果法律行為已經成立,但是不符合或者是不完全符合法定的生效要件,才可能會出現無效、可撤銷或者是效力待定的評價與判斷的問題。

第三個,從法律后果上來看,一般來說法律行為的生效與否,時間均會溯及至合同成立之時,已成立并生效的法律行為自成立時生效,而無效的法律行為是自始無效的。這里需要注意有一個例外情況,就是附生效條件或者是附期限的合同的問題,以及還有一些特殊領域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